行业应用

INDUSTRY APPLICATION

联系我们

    魏勒润滑剂(上海)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奉贤区金闸公路999号1幢3层
    服务热线:400 128 1884
    电邮:info@wehrlelub.com

当前位置:新闻资讯

俄乌战争对世界的影响

日期:2022-06-02 08:59:39 访问次数:2537

5月9日是俄罗斯的“胜利纪念日”,普京从原本的“48小时闪电战”的速战速决到“胜利日前结束”战争的计划都逐一落空,战争进行了75天.......

俄乌战争根源追踪

俄军自从2月24日发动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以来,已经76天了。普京计划3到4天内闪电战拿下基辅以及整个乌克兰,推翻泽林斯基政府,扶持自己的傀儡政权,从而吞并乌克兰的梦想破灭了。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闪电战”了。俄军已经从神话变成了笑话。

俄乌战争暴露了很多东西,第一个被拉下神坛的,就是俄国军事实力。这场战争让世人看清了,俄国军力还停留在半个世纪前。即便是这些年来最不屑俄国的人,也未曾想过,俄国的战力已经差到这个程度。

俄军开战以来,陈旧的通信指挥系统,落后的武器装备,导致俄军从基辅主轴西线全面溃败,俄罗斯黑海舰队的旗舰莫斯科号被乌克兰军队击沉,多名俄军高级指挥官被乌军击毙。据美国战争研究所ISW最新研究报告指出,俄军把战略中心转移到东部之后(西线主轴全面溃败),俄罗斯对伊久姆轴线的进一步增援不太可能使停滞不前的俄罗斯部队取得实质性进展。据报道,不详的东部军区部队和一些防空设施正从别尔哥罗德部署到伊久姆前线,以支持可能被削弱的俄军部队,试图向该城市南部推进。这些部队不太可能使俄罗斯部队打破目前的僵局,因为俄罗斯的攻击仍然局限于两条主要公路(向斯洛维扬斯克和巴尔文科夫方向),无法利用更多的数量。在过去72小时内,乌克兰在哈尔科夫市外的几次成功反击还夺回了该市北部和东部的一些郊区,并可能进一步迫使俄罗斯部队重新部署打算用于伊久姆轴线的部队来守住这些阵地。俄罗斯军队越来越不可能在乌克兰东部取得任何重大进展,乌克兰军队可能在未来几天进行更广泛的反击,刚刚美国国会高票通过的《2022年乌克兰民主防御租借法案》,以及随之通过的330亿美元对乌克兰的援助计划,还有欧盟各国的军事援助,将会让战斗意志高昂的乌克兰军队如虎添翼。

让我们首先来从几个方面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俄乌战争。

第一,俄罗斯的历史

现代的俄罗斯,领土面积超过1700万平方公里,国土之大,以至于全国划分了11个标准时区,使用的时区数量超过世界上所有国家。

然而,当真正意义上的俄罗斯(莫斯科大公国)在13世纪末刚成立的时候,其国土面积也只有3-5万平方公里,通过后来几百年的不断扩张,俄罗斯在17、18世纪的领土达到了顶峰,相当于400年扩大了将近400多倍。

俄罗斯占据这么大的领土有什么历史渊源?俄罗斯国土越来越大的背后有什么地理逻辑?

俄罗斯民族的前身:俄主体民族是东斯拉夫人,882年(唐朝末年),第一个以东斯拉夫人为主体的君主制的国家—基辅罗斯成立,定都基辅(今乌克兰首都)。
基辅罗斯至今被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认为是三个现代东斯拉夫人国家前身,那个时候,莫斯科那个时候还仅仅是一个不起眼的边陲小镇。1240年,正值中国南宋末期,蒙古已灭掉中国的金朝,对宋朝虎视眈眈。与此同时,蒙古军队向欧洲推进,取得波兰、俄罗斯的大部分领土。最终,基辅罗斯被蒙古人灭国。蒙古的野蛮彪悍及统治影响了俄罗斯人。金帐汗国(蒙古)对东斯拉夫人残酷的血腥统治,使俄罗斯人精神里开始融入蒙古崇尚武力的思想,东斯拉夫人开始变得野蛮,好斗,为今后俄罗斯领土的扩张提供了坚实的思想和意志基础。现代俄罗斯的形成:被灭国前后,大量的俄罗斯民族从基辅迁至莫斯科周边地区,1147年,莫斯科建成,逐渐开始成为东斯拉夫人的核心活动地区,后来发展成为莫斯科大公国。活动中心从基辅迁到莫斯科,基辅的历史要比莫斯科长很多。
1480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时期,俄脱离蒙古独立(与明朝1368年建立,脱离蒙古统治相比,晚了100多年),以莫斯科公国为中心的俄罗斯统一国家基本形成。

1453年,东罗马帝国被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灭国,其后俄罗斯宣称为东罗马帝国的继承者,莫斯科自诩为罗马、君士坦丁堡之后“第三罗马”,伊凡四世(1530-1584)于是将国名更名为“沙皇俄国”,他则从大公变成俄国历史上的第一位沙皇,伊凡四世使分裂的封建制度下贵族的权力消弱,统一了俄罗斯境内的各公国,结束了本国四分五裂局面;确立君主专制,加强中央集权,建立俄罗斯历史上第一个名副其实的独立帝国。他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秦始皇,只不过晚出现了1700年。

战斗民族是如何扩张的?

自俄罗斯大公国建立以来,俄罗斯开始了疯狂扩张事业,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不断征服周边国家。

在600年内,俄罗斯从从莫斯科周边地区仅几平方公里的土地,逐渐壮大成一个横跨亚欧大陆,联通大西洋(波罗的海)和太平洋的2000万平方千米超级帝国,领土扩大几百倍。

看俄罗斯地图会发现莫斯科周边的核心地区,并没有主要山脉和海洋等自然保护屏障。在基辅罗斯时期,东斯拉夫人统治的地区是平坦广阔的平原,易受外族侵略,易攻难守。
在经历了蒙古游牧民族统治后,俄罗斯人深感屏障的重要性。

国家统一后,俄罗斯为了感觉到安全,需寻找良好的地理屏障(正如中国南临南海,西靠高原与沙漠,东临大海,只有北方是一个缺口,使得中国历史上长期受到游牧民族侵略)。

1556年,俄罗斯基本统一了莫斯科周边和南部的伏尔加河流域,为俄罗斯跨越乌拉尔山远征奠定了基础。

他们继续发动对西伯利亚汗国(蒙古残余)的战争,最终灭亡汗国(1598年),抵达了乌拉尔山脉这个天然地理边界,然而这远远不够,乌拉尔山脉不够高,翻山越岭轻而易举。

解决了西伯利亚汗国后,俄罗斯基本已经消除来自东边的威胁,1632年开始,俄罗斯通过逐步蚕食的方式,轻而易举地把将领土推移到到了太平洋,并占领了贝加尔湖附近地区,把国境线推进到清朝。

沙俄东越乌拉尔山,征服西伯利亚后,中俄原本隔着千山万水终于成为了邻国。
两强相遇必有一战,中俄之间爆发了雅克萨之战(1652-1689),俄军战败。雅克萨之战是俄罗斯东扩过程少有的一次战败,清朝与俄国分别于1689年和1727年签署《尼布楚条约》和《恰克图条约》确立边界,签订的条约的结果使大清与俄罗斯分据了广大土地,一度阻止了俄罗斯的东扩。

叶卡捷琳娜大帝时期(1762年至1796年在位),被清朝打败后经过休整的俄罗斯又重新向东方扩张,并跨过白令海峡,1784年抵达北美洲并占领阿拉斯加。

1867年,俄罗斯以720万美元将170万平方千米(相当于新疆的面积)阿拉斯加卖给了美国。
沙俄东扩如此顺利有几个原因,地缘政治,西伯利亚地区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人口密度低。地势平坦,游牧民族抵抗力差。恶劣的气候条件。当时的土地利用价值低。

全面开花,全军出击

不要低估当时这个战斗民族的好斗力,除了东边之外,俄罗斯实际上在不同方向(除了北方)全面开花,各个击破。

虽然俄罗斯不再受东边威胁,从地图上还是能看到,俄罗斯的西边,南边都缺乏天然的保护屏障,那里都是一马平川的东欧大平原,敌人攻入俄国轻而易举。

如果说俄罗斯前期的东方扩张是基于天时地利人和,那么在近代时期俄罗斯的扩张大部分都是趁火打劫。

向南争夺出海口

打通黑海出海口一直是历代俄罗斯统治者的愿望。17世纪,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由于国内改革不善开始逐渐衰落,1768年,在俄罗斯挑逗下,土耳其对叶卡捷琳娜宣战,俄国大获全胜。
战争条款:1. 土耳其割地赔款,并承认俄国商船可自由出入黑海,2. 俄罗斯获得黑海沿岸领土,并将格鲁吉亚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继东部之后,俄罗斯又获得了高加索山脉和黑海这两个自然屏障。

向西南瓜分波兰

17世纪开始,波兰开始走向衰落。18世纪时,波兰的领土开始遭到普鲁士(德)、奥地利(哈布斯堡)和俄罗斯三个邻近国家进行三个阶段瓜分,1795年,波兰领土被瓜分完毕,导致了波兰灭国。

叶卡捷琳娜统治时期俄罗斯获得波兰60%的土地,46万平方千米土地(相当于四川面积)。通过这次瓜分,俄罗斯获得了波兰这个欧洲心脏,作为俄罗斯内陆核心地区与西方列强的缓冲地带,是一个良好的保护屏障。

向西北打败瑞典

1788年瑞典趁着俄罗斯和土耳其战争,出兵进攻俄属芬兰,想夺回俄罗斯之前侵占的瑞属芬兰领土。瑞典失利,瑞典舰队遭重创。在那段时期瑞典王国一蹶不振,逐渐衰落。1809年,俄罗斯趁机把芬兰完全控制,俄瑞战争把瑞典赶出了欧洲传统列强的名单。
俄国变成了波罗的海实际上的统治者,俄国人牢牢把持着波罗的海沿岸的制海权和所有的重要港口。

东南侵略中国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开始把中国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国力虚弱,大清无暇关注边境领土问题。俄罗斯开始对中国趁火打劫。沙俄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割占了中国外东北和外西北约160多万平方千米的领土。民国时期,在苏联的支持下,外蒙古独立,唐努乌梁海则被苏联兼并。

俄罗斯通过大发国难财,在周边各国国力虚弱的时候,趁机获得了高加索山脉,黑海,波罗的海和波兰这些南部和西部的天然屏障,再加上从中国获得的辽阔领土,一直到20世纪20年代苏联成立的时期,莫斯科核心地区已经基本受不到外敌威胁。


俄乌战争对未来世界格局的可能影响

让我们重温福山对俄乌战争的预测

1. 俄罗斯在乌克兰正走向彻底失败。俄罗斯的计划是糟糕的,它基于一个有缺陷的假设,即乌克兰人对俄罗斯有好感,他们的军队会在入侵后立即崩溃。显然,俄罗斯士兵携带的是参加在基辅举行的胜利阅兵式的制服,而不是额外的弹药和口粮。从这点看,普京已经将他整个军队的大部分投入到这次行动中——他没有大量的储备力量可以召集来加入战斗。俄罗斯军队被困在乌克兰多个城市外,他们面临着巨大的供应问题和乌克兰不断的攻击。

2. 他们阵地的崩溃可能是突然和灾难性的,而不是通过一场缓慢的消耗战发生的。战场上的俄军将到达既不能供给也不能撤退的地步,士气将会蒸发。至少在北方是这样的,俄罗斯人在南部的表现更好些,但如果北部崩溃,这些阵地也将很难维持。

3. 在此之前,不可能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战争。考虑到俄罗斯和乌克兰在这一点上所遭受的损失,没有任何可以想象的妥协方案是双方都能接受的。

4. 联合国安理会再一次被证明是无用的。唯一有帮助的事情是联合国大会的投票,它有助于识别世界上谁是恶人、谁是搪塞责任者。

5. 拜登政府不宣布设立禁飞区或帮助转移波兰米格战机的决定都是对的,他们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保持了冷静。让乌克兰人凭一己之力打败俄罗斯人要好得多,让莫斯科失去北约攻击他们的借口,同时避免所有明显的升级可能性。特别是波兰的米格战机不会给乌克兰的军事能力增加多少。更重要的是继续提供标枪、毒刺、TB2、医疗用品、通讯设备和情报共享。我认为乌克兰军队已经受到了来自乌克兰境外的北约情报机构的指挥。

6. 当然,乌克兰正在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但最大的破坏是由火箭和大炮造成的,米格战机和禁飞区对此都无能为力。

7.“土耳其无人机将成为最畅销的产品”。

有人对福山教授没有提到普京的核讹诈而不解,其实普京的黔驴技穷的核讹诈,在美国为首的北约面前不值一提,美国与北约的核威慑态势已经保证,在普京发动核打击之前,美国与北约可以有能力先发制人摧毁俄国核设施,当然这种结局是灾难性的,但也是在不得已的时候遏制普京失去理智的万全之策。战略分析家指出,尽管普京与俄方搞核讹诈,但是爆发核战的可能性很小。

美国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瑞典学者同样提出了福山教授类似的观点,通过这次俄乌战争,欧洲各国以及世界各国认清了欧洲的安全需要北约的保护,欧盟的最重要的德国把国防经费迅速提高到GDP的2%就是例证,其他各国同样大幅提高了国防力量

瑞典学者安德斯-艾斯仑德指出:

1. 对俄罗斯政权来说,普京对乌克兰的战争比1904年5年的日俄战争更糟糕。
2. 我的猜测是,俄罗斯将不得不放弃其在乌克兰的所有领土,并面临彻底失败。
3.同时,西方将为乌克兰的重建制定一个严肃的马歇尔计划

俄乌战争最终的两种结局,一种是俄罗斯被乌克兰彻底打残,俄罗斯解体;第二种情况是,俄罗斯被乌克兰打得奄奄一息,俄罗斯彻底沦为一个三流国家,从此一蹶不振。

C)怎样解读美国政治学家John Mearsheimer 对俄乌战争的预测

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是一位对美国介入乌克兰持批评态度的外交政策现实主义相关的思想家——以冷眼看待大国冲突、怀疑理想主义愿景而闻名的学派——他认为将俄罗斯边境地区纳入西方机构和联盟的企图正在毒化与莫斯科的关系,使大国冲突更有可能发生,并使乌克兰等国家面临灾难性风险。

“西方正在引领乌克兰走上报春花之路,”米尔斯海默在 2015 年断言,“最终的结果是乌克兰将被摧毁。”

米尔斯海默虽然预测了乌克兰战争,但是他的预测原理是错误的,人们普遍认为他的现实主义世界观已经成为废墟——米尔斯海默“失去了他的声誉和信誉”(引用葡萄牙思想家布鲁诺·马萨斯的话)

Applebaum 和 Maçães 所代表的对米尔斯海默的现实主义的更大批评是这样的:是的,像 Mearsheimer 这样的现实主义者预测了乌克兰会发生某种冲突。但是现实主义的预测仍然没有描述现实,原因有三个。首先,这些预测为俄罗斯的战略行为设想了一种防御逻辑,围绕着保护势力范围,害怕被北约包围。但入侵的决定似乎更多地是出于普京公开的和非常个人的愿望,即恢复对大俄罗斯的神秘愿景——这是一个宏伟的意识形态,即西方对乌克兰敞开北约大门。
其次,现实主义者的预测低估了乌克兰人自身的能动性和力量,把俄罗斯的近邻视为只有大国力量投射才是真正重要的地方,无视乌克兰的潜在能力——现在已经在战场上展现出来——即使没有来自美国或北约的直接军事支持,也能抵御俄罗斯并获得全球支持。

最后,现实主义的预测从全球政治中抽干了道德维度,有效地使帝国主义的欲望合法化并“责备受害者”,因为侵略的道德责任最终落在侵略者身上,而不是仅仅由寻求自决或寻求自决的国家承担。

米尔斯海默的真正意图是让美国与西方团结俄罗斯对抗中国的,即便如此,米尔斯海默对破坏世界秩序与挑战普世价值的俄罗斯的认知有非常大的局限性

结语

俄乌战争对当前世界变化和趋势认识不清,对于战争的影响深度估计不足。俄罗斯已经是事实上的输家,战争伊始,俄军的进攻显得仓促和准备不足,普京执政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他对此认识不足,也就无法预判战争影响的深度。

战争打响的一刻,相关利害方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参与进来,新的世界战争是广义上的经济战。战争的影响正逐渐从海运扩展到陆路和航空运输,并逐步影响区域贸易连接;跨国资本开始撤离非安全区,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全球能源格局发生改变。以上都反映出,战争不再是简单的军事冲突,不再是攻城掠地,而是多方以多种形式共同参与进来的广义上的经济战。

战争性质的变化,决定俄罗斯无法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随着战争性质的变化,国土边界问题已经不是战争中最为重要的方面,所以普京即便暂时取得了战事上的局部胜利,却也将付出更大的代价。目前俄罗斯正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惩罚:1.俄在投资和金融上被西方孤立和抛弃。英国石油公司(BP)董事会宣布,将退出其在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Oil)的股权,拜登已经让G7对俄罗斯采取“毁灭性”制裁,美欧已经抛出了金融领域的核弹,把俄罗斯从SWIFT系统上剔除;2.俄大企业被制裁。俄罗斯的国有企业、有关电力等基础设施的大公司被列入了西方惩罚名单;3.对欧洲向俄的出口进行管制。限制欧洲对俄有关半导体等机械设备相关的关键技术产品的出口;4.禁止俄罗斯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融资。俄罗斯已经无法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融资,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5.对俄的海运、航空等交通运输被禁止。西方国家已经联手对俄进行制裁和打击,这将给俄罗斯带来巨大的损失;6.西方国家以同仇敌忾的姿态公开支援乌克兰,谴责俄罗斯。包括最近的联合国投票情况(141个国家支持乌克兰反对普京入侵)都显示出俄罗斯已经陷入四面楚歌。

俄乌战争使得美国在西方世界的领导力进一步恢复。西方空前团结及普遍动员趋势,势必影响今后国际战略力量对比格局的长期演变。

有些舆论认为俄乌战争意味美国霸权的彻底崩塌,实际上并非如此,而是意欲摆脱美国的法、德等国又重新回到北约防卫框架。德国大幅度增加军费预算,瑞士和瑞典等国放弃中立。“北溪二号” 天然气管道被无限期搁置,欧洲对美国天然气的依赖必然增加。美欧将更加紧密形成命运共同体,美国在西方世界的领导地位得以反弹。美国将构建空前广泛的西方列强统一战线。俄乌战争,如果俄罗斯战败,北约力量将空前强大,未来将是一种全新的global nato (全球北约)出现在我们面前。